2017/8/27

佛洛伊德為何陰魂不散?

佛洛伊德為何陰魂不散?

蘇冠賓
中國醫藥大學 醫學院副院長
精神醫學及神經科學教授
在1938年之前,Sigmund Freud幾乎沒有離開過維也納。但在德軍進入城市後三個月,被迫害的猶太人只好離開,Freud離開了四個姐妹(後來全都死在集中營)。Freud逃到London,朋友把他安置在Hampstead(現在是Freud Museum),1939年1月28日Virginia Woolf和她先生Leonard Woolf來訪視,雖然那是兩位大師第一次見面(也是唯一的一次),Virginia & Leonard Woolf的出版社Hogarth Press早在1924就以英文出版Freud的所有著作(這些英文版作品被稱為標準版,在學術界被引用的次數高到不可思議,如附圖的Google Scholar統計)。


在希特勒執政的十二年中,約有五十名Freud的徒子徒孫移民到美國,這些名氣不小的Freudian分析家,人數雖不多,但卻接管了美國的精神病學界:成為精神科主任、改寫醫學教育課網、撰寫了精神障礙診斷和統計手冊(DSM)第一、二版,影響到廣及全世界的醫神醫學。在1950年代,美國醫院中一半的病人被診斷有精神疾患。在1954年,12.5%的美國醫學生選擇精神科,其中很大部分接受了精神分析訓練。到1966年,四分之三精神科醫師在治療患者時採用「精神動力模式 dynamic approach」。在美國,1950年代的Freudian佛洛伊德理論如天雷勾動地火。


到了1960年代精神藥物出現並橫掃精神醫療,精神分析也因此在大受打擊。研究顯示心理分析的治愈率很低,透過用藥可以減少數百小時的計費治療時間。所以1980年的DSM-III把Freudianism掃光光!到1999年,APA報告,「過去幾十年來,心理分析研究幾乎被主流科學心理學忽視」。極具邏輯的DSM-III分類、加上生物精神醫學和藥理學的「單純之美」,讓精神分析看起來像在迂迴繞迷宮,或像漏水連連的屋頂。

到了二十一世紀的今天,精神分析最後仍然勝出,更在醫學以外的領域開花結果!雖然Freudian在心理學和精神醫學仍然重要,但已經不是診斷和治療的主流。然而,Freud學說全面影響百年來的「藝術、文學、音樂、電影…」等美學與創作相關領域,更深深潛入「人文、政治、商業、情感…」等日常生活和社會活動的互動當中。在二十一世紀在物質文明的對比之下,更突顯了精神層次的匱乏,Freudian的智慧如空谷足音,聽來倍覺溫暖充實。

參考自 Louis Menand. Why Freud Survives. The New Yorker. August 28, 2017 (http://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17/08/28/why-freud-survives)


2017 潛入你我意識的佛洛伊德 (大學部通識課程)
Sigmund Freud and the Study of Human Unconscious Mind

負責教師:蘇冠賓教授、黃榮村講座教授
系別班級:中國醫藥大學 大學一、二年級通識課程2學分
上課時間:每週五下午1510-1700
上課教室:教學大樓509




2016 潛入你我意識的佛洛伊德 (大學部通識課程)
http://cobolsu.blogspot.tw/2016/09/blog-post.html

http://cobolsu.blogspot.tw/2016/12/blog-post_25.html

http://cobolsu.blogspot.tw/2016/12/blog-post.html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