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5/27

泛濫不實的醫療廣告直接傷害病患和民眾

衛生主管機關消極面對「泛濫不實醫療廣告」會直接對病患造成傷害
(2017/5/30 自由時報 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1106493)

蘇冠賓
中國醫藥大學 精神醫學及神經科學教授
身心介面實驗室主持人
台灣營養精神醫學研究學會 理事長

豬哥亮因大腸癌病逝,許多醫師呼籲患者應及早接受治療,但崇尚自然療法的開業醫師許達夫卻在個人臉書宣稱,豬哥亮接受西醫治療是「西醫以恐怖的手術及化療加速他的死亡」、「罹患直腸癌接受醫院的放化療以及我(許達夫)獨創的雞尾酒整合療法,兩個月後腫瘤消失,拒絕進一步的手術及大化療」以及「癌症根本不會死人,是死在無知及逃避加上恐怖的西醫治療」等言論,這類言論立刻造成醫界一片譁然及全面譴責,幾位熱心醫師已將其言論截圖錄下做為証據,醫勞盟更進一步積極收集受害者,協助進行法律訴訟,福部因此決定調查,並於一個月內完成調查移送醫師懲戒委員會。


面對泛濫的不實醫療促銷,民眾應該如何自保?事實上,我們在2016年成立了「台灣營養精神醫學研究學會」,結合一群跨越「營養學、神經科學、精神醫學、基礎研究、及臨床醫學」等不同領域的專家,目的就是要致力於推廣轉譯醫學的創新研究,並期望找尋具前瞻性且有效的整合性治療方式,提供醫事人員和民眾的正確觀念,以期提升台灣精神治療的品質。我們發現,除了利用煽情的言辭抹黑正統醫學之外,這類的不實促銷常見於兩種模式:(一)強調個別案例或動物實驗結果以模糊化臨床實驗証據之不足;(二)利用醫師或專家來現身說法,試圖誤導民眾。

首先,利用「個別案例或動物實驗」在重複實驗過程中會隨機做出有利的結果,此類實驗結果絕對不能冒然訴諸廣告,誘大療效。如果要做為治療疾病的實際應用,最低的標準是要有嚴格的「人體實驗」,也就是「雙盲隨機分配、安慰劑對照的臨床試驗」的重複驗證。其次,利用醫師或專家來現身說法,常常有兩種可能性:第一、醫師或專家很單純地接受訪問,僅對專業領域做評論,卻被有心的廠商移花接木,用巧妙的模糊表達,讓民眾以為醫師在為產品背書。第二、隱瞞促銷產品對代言人有利的「利益衝突」,例如該醫師或專家不主動說明接受廠商的顧問費或本身投資該產品。所以,很多先進國家都有法律規範,代言人有義務揭露自身的利益衝突。

正統醫學首重實証,愈來愈多的實証研究支持「整合醫療及營養醫學」對慢性複雜疾病的助益,但是,其中延伸出廣大的「商機」,其中,為害最大的莫過於蓄意利用病患和家屬的無助、無望和無知,來惡意抹黑正統醫學的「反醫」人士,他們為了販售沒有科學驗證過的產品,不惜用虛幻的希望去迷惑無助的病患和家屬,造成民眾「拒醫、懼醫和仇醫」的情緒,直接對病患和家屬造成巨大傷害。

對不實的健康醫療促銷,國內的衛生主管單位卻大多採「無為而治」的態度。以精神疾病為例,許多濫售未經實証檢驗的療程的「教派」和「學會」和執業不當的專科醫師,即便他們在公開的研討會上演講、或在官方網站上面大肆宣稱:「精神醫學界發明精神病的診斷,和藥廠共謀大撈一筆」、「服用精神藥物導致自殺、暴力、殺人」、「精神醫學是不人道的害人陰謀和產業」、「醫師為了賺錢過度診斷用藥」...,此類「違反利益衝突規範、過度促銷特定治療、以抹黑正統醫學進行惡質行銷的不當行為」,衛生主管單位和醫界若繼續不聞不問,危害病患及家屬的速度將以極數漫延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