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7/3

期刊該不該刊登「極具爭論性」的論文?

期刊該不該刊登「極具爭論性」的論文?
最近有一份上百位美國醫師的連署,要求BMJ撤除一篇「極具爭論性」的論文Medical error—the third leadingcause of death in the US。這篇論文用了很不算準確的估算統計,得到「醫療失誤是美國第三大死因」的結論。這是媒體最愛的煽情題材,因此惹火了許多美國醫師,發動撤刊的連署。

關於爭論性的論文該不該刊登的平衡點,不容易拿捏。先前台灣也有非精神專科醫師發表健保資料庫分析研究,引發爭論,作者的期刊論文之分析和推論雖然主觀,但無明顯錯誤,所幸,登出該文章的主編,也持續地刊登其他學者在不同意見上的辯證,這就是科學可貴之處。但是作者後來上媒體去吹噓那是世界首創的發現,並由媒體以頭版標題指出「安眠藥增98%腦癌風險」,造成病人強烈的恐慌,這就牽涉到不同層次的議題了。如果作者刻意忽略「源於研究分析上明顯局限」,沒有用謹慎的態度來解讀爭議性結論,甚至利用媒體煽動不知情的民眾,那就應該有學會或學術界的意見出來制裁。然而,結論具有爭議的研究如果資料本身並沒有造假、論文創作並無抄襲、方法分析清楚足以重新驗證,由立場不同的另一派人馬去發動撤刊的連署,這就不一定符合科學的精神。
科學主要的精神,就是能面對相同一個結果(現象),包容所有可能的合理的解釋。資訊充斥,實証正正反反是常態,保有對現象的好奇和存疑,才能包容「爭議性」、挑戰「必然性」。能夠對於同一個研究結果有正反兩面的批判,基本上應該是可喜的。真正的科學家利用客觀的實証和研究來探索真理,同時有能力包容未知性,而學術期刊,應該就是對於各種現象和思想就有包容力的舞台。但有些科學的狂熱人士卻把科學和科學精神當做一種宗教,對於不同立場、引發爭議、造成自己不舒服的的論文,想要用多數決的方式予以撤除,而非以辯證方式捍衛己方真理,Saurabh Jha 形容他們像是 Truth Jihadis(真理的聖戰士),質疑這些聖戰士以追求真理為名,其實目的卻是在行「控制」之實。

所以關於爭論性的論文該不該刊登的平衡點,如何讀出作者的目的和動機,以及其潛伏的利益衝突,實在是主編不容易拿捏的天平。做為一個精神科醫師,我認為精神醫學要以更包容的心胸來面對多元的批判,畢竟精神醫學未知的領域仍多,精神醫學可以被質疑,也應該被質疑,如果質疑的動機是「進步、辯證、而非從中獲利」,我們則不應急著去貼上「反精神醫學」的標籤,即使面對無知或偏見,也不要小心避免成為精神醫學的真理聖戰士。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