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4/29

為什麼要質疑、反對、抹黑精神醫學?

為什麼要質疑、反對、抹黑精神醫學?(演講摘要)
蘇冠賓
精神醫學及神經科學教授
身心介面實驗室主持人
個人擔任醫學系的教學推動人,每年近200位來精神科實習的醫學生,有直接或間接的接觸和指導,有些學生很有想法,對精神醫學的診斷和治療有深入的批判和挑戰。他們並不討人喜歡,有時還認同病人的病理狀態;各位知道他們的老師會如何因應?如何指導?他們離開精神科的時候有沒有帶著質疑或受傷的心態?他們未來會成為醫師後,會不會對精神醫學有偏見或負面的影響?
再看看專科醫師養成的訓練過程。如果精神診斷會談給人一種感受(錯覺),就是「汲汲於收集詢問症狀,來符合臨床診斷,忽略社會心理及精神病理學的探究」、「對藥物治療頭頭是道,心理社會問題不甚關心,甚至不屑一提…」,那麼我們的專科教育養成和評核的過程,是不是仍有討論的空間?如果「學術活動的內容,明顯的導向藥物的推銷和特定藥物治療成功的個別案例」,那麼我們在利益衝突的規範上,是否仍有加強的空間?

本次講座將針對社會大眾對精神醫學的「質疑和反對」、及有心人士利用「抹黑」精神醫學來牟得私利之相關問題,逐項討論: 

1.        質疑(是醫學進步的原動力):
l   嚴格的人權檢驗:倫理及人權的考慮複雜且主觀。面對嚴重精神病人對個人或社會的危險、精神醫學治療上的強制保護、限制自主,無可避免要接受人權上的檢驗。
l   主觀成見:所有人不管是內行或外行,都自有一套對精神疾病的成因的看法,多數人心中對精神治療都有不同程度的懷疑(民眾在內外科疾病方面,比較不會有這類主觀的偏見)。
l   病人及家屬常缺乏病識感、承受貼標籤及病恥感的壓力。
l   醫學極限:儘管現代精神醫學突飛猛進,但在診斷、治療及預後的預測上仍有相當的不確定性,就連精神醫療專業人士,也多多少少對精神疾病的診斷和治療有不同程度的保留。
l   因應一:我們應思考:精神醫學的專科訓練內容,是否已經跟不上二十一世紀的腳步?精神醫學的訓練在醫學極限和人權檢驗的標準上,要如何更加「系統性地」在訓練計畫中強調「思辨」的過程?在診斷上如何強調「病理學的探索而非制式的DSM症狀會談」?在治療上如何強調整合性的全人治療?在實務上要如何避免「自陷於健保給付的規定或制式的治療準則」?
l   因應二:面對精神醫學本身局限的批判和質疑,精神醫學界要用謙卑的態度去接受並檢討改善(勿自我膨脹)。也應思考以積極的態度去改善;投入政治,協助學會善用政治的力量來導正政策和修法;此外,站在科學的立場,挑戰的力量愈大,進步的驅力也愈強,這是科學家所樂見挑戰,精神醫學的尊嚴,終究還是建立在紮實的臨床貢獻和嚴謹的研究實証。。 
2.        反對:
l   反(精神)醫學人士有一部分是本人或親友就醫受過創傷者,即使他們的訴求並不一定理性,但他們的情緒強烈,且親身經驗常常具有說服力。
l   「深信世界沒有精神疾病」的反精神醫療人士最常犯的錯誤,就是「倒因為果」,或把同時出現的現象解讀為因果關係,例如:服用精神藥物才導致「自殺」、「暴力殺人」或藥廠和醫師共謀發明精神病、過動症等。
l   立法委員、明星、醫師、宗教、人道或人權狂熱份子對醫學的偏執或誤解。例如John Travolta Tom Cruise,利用其娛樂天分產生的高知名度,大談「反精神醫療」,造成民眾「拒醫、懼醫和仇醫」,影響之深,難以想像。
l   因應一:面對無知和偏見,精神醫學界應該站在保護病患及家屬的的立場,針對錯誤的精神醫學資訊和反精神醫學言論發表正式的澄清、聲明和譴責。為了讓力量集中起來,建議學會可以整理散發各處的相關的澄清、聲明和譴責,正式公告在「精神醫學會官網專區」,提供民眾、會員、團體和媒體,直接、方便地「引用或轉貼」來自官方的訊息,避免病患和家屬受到錯誤訊息的傷害。
l   因應二:為了減少過度診斷、執業不當、過度促銷特定治療、或違反利益衝突規範的不當行為,醫界要有自我監督的機轉,公開譴責或處罰執業不當及違反利益衝突規範的同僚。然而,面對界限模糊的議題,落實公開譴責或處罰的關鍵在於能不能推動「醫療除罪化」,讓醫師願意檢驗同儕或接受同儕的檢驗,以提早輔導專業技能不足或缺少畢業後訓練的醫師,以提升醫療品質並重視病患的福祉。
3.        抹黑
l   蓄意利用精神疾病預後的不確定性、以及精神病患和家屬的無助、無望和無知,藉由惡意抹黑精神醫學,他們最終的目的,就是要推銷販售沒有經過科學驗證過的產品或課程,用虛幻的希望去迷惑無助的病患和家屬,牟得私利。這類的抹黑,更容易造成民眾「拒醫、懼醫和仇醫」,直接對病患和家屬造成巨大傷害。
l   例如:「藥物治療控制大腦」、「治療是邪惡和陰謀」、「服用精神藥物導致自殺、暴力、殺人」、「精神科醫師發明診斷,和藥廠共謀大撈一筆」、「醫師為了賺錢才靠開藥害人」、不肖律師套上這種荒謬的「犯罪動機」來興訟。
l   利用「抹黑精神醫學」來牟利者很懂行銷,辦吸引人活動、正向的名稱和親民的宣傳,讓一般民眾先認同、讓衛生單位沒有戒心,再利用質疑及反對精神醫學的「立法委員、明星、醫師(含精神科)、宗教、人道或人權狂熱份子」,來進行抹黑和隱性推銷。
l   因應一:「政府或衛生單位」要有能力保護民眾,如果政府或衛生單位沒有能力保護民眾,那麼病患只能任人宰割。「學會」應該善用其公信力來導正政策和修法。(一)對於不當執業的同行,學會出面是為了病患的權益,唯出手制裁則應採嚴謹及「無罪認定」原則。「對於不當執業的同行,經會員提供証據並提案,由理監事(或專案委員會)討論後,確定不當執業事証屬實,顯見造成病患或家屬之傷害,學會將過官方途徑,「發新聞稿,註明本名(譴責不當執業同行),說明不當執業的內容和本會停權的緣由」,才能保護到多數的病人。(二)對於「不當執行精神科業務」或「惡意抹黑精神醫學謀利」者不是精神專科醫師,學會沒有警告、糾正或懲處的權責時,建議的做法是:「為了保護到多數的精神病患者,學會仍然應該鼓勵會員可以提供証據並提案,由理監事(或專案委員會)討論後,確定不當執業及毀謗的事証屬實,顯見造成病患或家屬之傷害,學會透過官方途徑,發新聞稿、註明本名並說明不當執業和毀謗的內容,同時函請主管機關(例如衛福部及該員所屬之醫學會),於學會官網追蹤並公告主管機關的回覆和處置」

l   因應二:(一)精神科專科醫師訓練要跟得上時代,要了解「為什麼要質疑、反對、抹黑精神醫學?」關於山達基教派及反精神醫學影片應列為必修課程(如附),面對時可以有能力協助病患獲得多元資訊,減少這些反精神醫學言論、抹黑所造成的傷害、(二)關於山達基教派及其分支如無毒世界基金會或公民人權委員會,經常在校園或機關中舉辦反精神醫療之活動建議精神醫學會站在保護病患及家屬的的立場,針對謬誤的反精神醫學言論發表正式的澄清、聲明和譴責。學會應透過官方途徑,發新聞稿、詳細說明山達基和其協會不當毀謗的內容及對病患或家屬之可能傷害,同時函請主管機關(例如衛福部、教育部及主辦之大專院校),並於學會官網追蹤並公告主管機關的處理和回應方式。(三)對於尚未開展或舉辦之活動或展覽(例如「精神醫學是死亡工業」),網路上都有這些一再重複的展覽的影片和手冊,學會可以事先整理,在尚未開展或舉辦之前,函請主管機關(例如衛福部、教育部及主辦之大專院校)主辦單位如果有來自學會或教育部的壓力,有可能停辦先行預防;若主辦單位無所做為,可以在學會官網追蹤並公告主管機關和主辦單位的處理和回應

結語:醫學有其極限,醫師根據目前最好的實証來照顧病患,視病猶親。換個角度想想,如果認為「癌症治療不夠有效、副作用太大、對治療有偏見」,拒絕治療,個人的意願應該被尊重。然而,如果因個人偏見去抹黑所有腫瘤科醫師「發明疾病,和藥廠共謀大撈一筆」、「醫師為了賺錢才靠開有副作用的藥來害人」,造成癌症患者延誤治療、放棄治療、不敢治療,直接對病患和家屬造成巨大傷害,那麼醫學會就應該要提供民眾對等的訊息,導正謠言。更惡劣的是,抹黑的動機是出自「販賣未經過科學驗證過的抗癌產品來獲利」,那麼政府衛生單位就要有能力來保護民眾。
參考資訊:


  • Wikipediahttp://zh.wikipedia.org/wiki/山達基
  • HBO紀錄片:Going Clear: Scientology and the Prison of Belief  (By Owen Gleiberma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MyG3MS5yy4
  • HBO紀錄片:揭露山達基控制名人內幕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66390
  • 山達基信仰之牢籠 http://scientology-chinese.com/blog/post/30778015
  • 山達基抹黑精神醫學影片:精神科藥物未公開過的真相 - 紀錄片(全)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2haip0_y34
  • 山達基抹黑精神醫學影片:精神醫學:致命工業 - 紀錄片(全)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Dnbvurw7Ws
  • BBC報導原文:http://www.bbc.com/culture/story/20150320-a-scary-must-see-scientology-doc 
  • Fox News Video about HBO's 'Going Clear' exposes secrets of Scientolog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MGT7Y1Z0zw
  • The APA president and Chairman of Psychiatry at the Columbia University, Dr Jeffrey Lieberman, comments on “Should Celebrities Speak Out About Illness?” http://www.medscape.com/viewarticle/841049
  • http://ccascientology.blogspot.tw/2009/08/blog-post_2039.html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uTFsLF-wxY




張貼留言